愿赌服输!冯小刚被曝已向华谊支付1.68亿赔偿款,但他还是赚了

2021-05-26 13:49 非诚勿扰 没完没了 冯绍峰
分享

来源:EMBA微金

愿赌服输!

冯小刚终于“还钱”了!

近日,华谊兄弟的一则公告显示,冯小刚已向华谊兄弟支付1.68亿元现金补偿。

愿赌服输!冯小刚被曝已向华谊支付1.68亿赔偿款,但他还是赚了

图片来源:图虫

名利场里的得与失,总是来去这般快。

二十多年前,冯小刚和华谊兄弟曾携手在电影市场创下辉煌。

然而眼下,当众人质疑冯小刚“廉波老矣”的同时,曾今星光熠熠、风光无限的华谊兄弟也变得一蹶不振。

令人叹息不已!

冯小刚已向华谊支付1.68亿

已经相当长时间没有作品的冯小刚,此前被华谊兄弟2020年的年报带上了热搜:“冯小刚对赌失败赔偿华谊2.3亿元”。

就在其在年报披露半个多月后,5月17日晚间,深交所就2020年年报向华谊兄弟发放问询函,提出19项问题,其中第二项直指与冯小刚对赌未完成一事。

5月24日,华谊兄弟发布关于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2020年度业绩承诺补偿完成的公告。

公告称,根据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与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及老股东冯小刚和陆国强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若老股东在业绩承诺期内未能完成某个年度的“业绩目标”,则老股东同意于该年度的审计报告出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以现金的方式(或目标公司认可的其他方式)补足目标公司未完成的该年度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

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约定,2020年度承诺的业绩目标为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17,490.06万元。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的项目进度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延迟,未能完成业绩目标,按照业绩目标与实现的业绩差额,应补偿金额为16,804.29万元。截至本公告日,老股东已根据协议约定,以现金的方式按期支付完成业绩补偿。

愿赌服输!冯小刚被曝已向华谊支付1.68亿赔偿款,但他还是赚了

这条“好消息”也助力了华谊兄弟第二天的股价,5月25日,华谊兄弟股价报3.58元,涨0.28%,总市值99亿元。

愿赌服输!冯小刚被曝已向华谊支付1.68亿赔偿款,但他还是赚了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4月28日华谊兄弟年报发布时,东阳美拉并未缴纳2020年业绩补偿款。于是,深交所于5月17日发问询函追问。

5月24日晚间,在回复函原定披露的截止时间临近之际,华谊兄弟宣布将延期回复问询。

在解释原因时,华谊兄弟方面指出,由于《年报问询函》中涉及的内容较多,且部分问题需要年审会计师发表意见,为确保回复内容的准确、完整,经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预计将不晚于5月31日完成回复工作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冯小刚打下一半江山

华谊兄弟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在1994年创立,一开始只是一家广告公司。

1998年开始投资电视剧,之后涉足电影,先后投资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姜文的《鬼子来了》和冯小刚的《没完没了》。

前两部未能公映损失不小,但冯小刚拍的《没完没了》让华谊兄弟大赚一笔。

于是,华谊兄弟签下冯小刚,由广告公司向电影公司转型。

2003年中国电影产业化改革之后,华谊兄弟也搭上政策的东风,迅速发展。

有了冯小刚这个当时市场最认可的导演坐镇,华谊兄弟成了民营电影公司的龙头老大。

从1999年到2010年的11年间,华谊兄弟和冯小刚合作的电影,比如1999年的《没完没了》、2000年的《一声叹息》、2001年的《大腕》、2003年的《手机》、2004年的《天下无贼》、2006年的《夜宴》、2007年的《集结号》、2009年的《非诚勿扰》、2010年的《唐山大地震》《非诚勿扰2》,几乎都能稳坐年度票房TOP3。

所以王中磊说,“华谊天下,有一半是冯小刚打下来的。”

2009年10月,中国A股正式推出创业板,华谊兄弟是首批上市的28家公司中的一家,受到广泛关注。华谊兄弟28.58元的发行价,股价瞬间冲上了91.8元,市值翻番,风头无二。

在2015年,华谊兄弟达到了市值顶点,接近900亿元,离千亿市值的大关,看起来也似乎只是一步之遥。

作为影视行业的一哥,当时的华谊兄弟拥有众多头部资源,包括明星资源。

2000年,华谊兄弟将被称为“内地第一经纪人”的王京花招入麾下,在明星资源上跑马圈地,李冰冰、胡军、陈道明、刘嘉玲等几十位明星相继签约华谊兄弟,一度涵盖了当时国内70%以上的一二线明星。

到了2015年,据国际金融报,这一年,风口中的华谊兄弟接连大手笔并购了多家影视公司,借此与相关演艺明星绑定。

除了冯小刚,“跑男团”也是重点对象之一。

2015年10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拟以7.56亿元的股权转让价款收购东阳浩瀚的股东艺人或艺人经纪管理人合计持有的目标公司70%的股权。彼时,东阳浩瀚成立仅一天。不过,东阳浩瀚也有其独特优势,明星股东包括艺人李晨、冯绍峰、杨颖、郑恺、杜淳、陈赫,其中多位当年因为一档《奔跑吧兄弟》知名度大涨。

彼时,华谊兄弟旗下明星的盛况,足以让众多同行羡慕不已。

华谊兄弟3年巨亏61.95亿

王忠军多次被限制消费

然而,风光的日子很快就戛然而止。

2018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冯小刚的新电影《手机2》无法如期上映。

而这一年,除了年初的《芳华》和《前任3》票房不错外,华谊出品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惊涛骇浪》、《找到你》、《胖子行动队》、《云南虫谷》、《江湖儿女》、《遇见你真好》大都反应平平,票房业绩处于盈亏边缘。

尤其是其费了重金以及很多心血推广的《江湖儿女》,累计只有6000多万的票房,成了华谊兄弟2018年最亏损的项目之一。

随即华谊兄弟迎来了上市十年来的首次亏损。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华谊兄弟净利润亏损10.93亿元。

这似乎也成了华谊兄弟逆境的开始。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下降3.34%、41.18%及33.14%,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1.69亿元、39.78亿元及10.48亿元,连续三年华谊兄弟巨亏高达61.95亿元。

就在2020年伊始,华谊兄弟CEO王中磊曾给全体员工发去了一封信。

信中其直言不讳的提到,2019年是华谊兄弟创业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战线过长、投入过大、公司负担过重等快速扩张带来的副作用集中显现。

公司的日子不好过,连带着王忠军兄弟的日子也不好过。

5月10日晚间,记者从企查查APP上获悉,“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华谊兄弟(300027)及公司董事长王忠军、副董事长王忠磊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王忠军已被限制消费。4月27日,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收到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发出的限制消费令,限制消费人员为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忠军。上述限制消费令关联案件为谢国良与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苏州工业园区鲁代古建筑有限公司等相关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

2021年4月20日,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等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均为235290元,执行法院为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对此,华谊兄弟回应称,相关公司不存在有能力但拒不履行的情形,是由双方信息沟通不充分不及时而产生的误解。目前问题已消除,相关消费限制令解除中。法院等相关公开信息正在更新中。

冯小刚对赌失败仍赚8个多亿

至于冯小刚“欠钱”一事,则要从2015年说起。

2015年,华谊兄弟耗资10.5亿收购冯小刚旗下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双方达成一份长达5年的业绩对赌协议:东阳美拉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且每年增长15%,若无法完成目标,老股东冯小刚将以现金的方式(或目标公司认可的其他方式)补足目标公司未完成的该年度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

彼时东阳美拉仅成立2个月,资产总额仅为1.36万元,负债总额为1.91万元。

2016年和2017年,凭借票房4.83亿元的《我不是潘金莲》和票房14.23亿元的《芳华》,东阳美拉轻松完成了头两年的业绩承诺。

但2018年,由于没有新作品上映,冯小刚对赌失败。据华谊兄弟2018年年报,冯小刚愿赌服输,自掏腰包赔给华谊兄弟6821万元。

4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了2020年年报。年报显示,冯小刚的东阳美拉仅实现净利润552.38万元,低于业绩承诺1.749亿元。

根据对赌协议,冯小刚需要赔付业绩补偿款约1.68亿元。加上2018年的业绩补偿款,冯小刚共赔付业绩补偿款约2.35亿元。

幸运的是,这是冯小刚完成对赌协议的最后一年,这也意味着在支付了补偿款后,按照10.5亿元的收购价计算,冯小刚仍然从这份对赌协议中获得了8个多亿。

愿赌服输!冯小刚被曝已向华谊支付1.68亿赔偿款,但他还是赚了

不少导演、明星、影视公司

都逃不开“对赌”

影视行业里有两种对赌协议,一种是电影票房的对赌,还有一种基于股权投资或者收购的对赌,属于深度对赌。

对赌协议一度成为影视圈的风口。通俗讲,对赌协议就是投资人以给钱、认购股份或者其他方式提前给予实际获益,但需要被投资者在一定时间内赚到规定数字的利润。

除了导演,影视公司也逃不出对赌的游戏。

曾投资拍摄了《武林外传》《我是特种兵》等多部影视剧的小马奔腾,其创始人李明早年签订了对赌协议,约定小马奔腾公司需在规定日期上市。遗憾的是,2013年底小马奔腾上市失败,根据对赌协议需赔偿投资方建银文化6.25亿元。

身陷对赌协议的明星也不少。

张国立、杨幂、Angelababy、冯绍峰等都一度为对赌而奔波。

张国立曾说:“我现在还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因为和华谊签了一个对赌协议。有了对赌协议后,我就变得不从容了,拍戏不像以前那样,等一个我喜欢的剧本、等一个我喜欢的角色。过去如果活动、广告不好,多少钱都不接。但后来这一切变得都没有门槛了——因为我要做一个讲诚信的人,想着用什么方式都要把这个钱给人家填上去。”

本文来源:21财闻汇、南方周末、每日经济新闻、国际金融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