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和伟获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觉醒年代他飙演技,获奖是实至名归?

2021-06-11 15:26 于和伟 林静 黄轩
分享

#于和伟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6月10日,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举行颁奖典礼,颇受大众关注的视帝奖项由于和伟取得,他击败了同时被提名的黄轩、陈建斌等人,恭喜于和伟!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颁奖活动还闹了一个小乌龙!某媒体在一篇文章中,提前泄露了于和伟获奖的消息,并且进行了道歉,也算是一个小风波。

对此,官方声明称,此次泄露消息只是一次失误。不管是神预测还是提前泄露,都让我们祝贺于和伟老师获奖,他实至名归。

本次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竞争激烈,被提名的5位都是优秀的好演员,在电视剧领域都留下了十分优秀的作品。

《觉醒年代》在本届白玉兰收获8项提名,主演于和伟的演技一向备受认可,他在电视剧《觉醒年代》中饰演陈独秀,将这个历史人物的睿智与热血展现得淋漓尽致,让观众过目难忘。这次拿下白玉兰视帝,陈独秀果然最秀!

他在电影领域中也有着出色的表现,主演的《悬崖之上》票房口碑双丰收,徒手灭火的一幕更是成为了经典。

陈建斌在电视剧《三叉戟》中,饰演了一位有血有肉的人民警察。

虽然年龄渐长,在体力和科技手段上不如年轻人,却依旧把职业素养放在第一位,展现了普通警察的担当和责任感,感动了很多观众。

在扶贫剧《山海情》中,黄轩成功饰演了基层干部马得福。也许是出身西北的原因,黄轩骨子里有着对那片土地的热爱,他在极为艰苦恶劣的环境中进行拍摄,从不叫苦叫累,把角色塑造得真实诚恳,赢得了广大观众的认可。

有趣的是,演员黄轩在此次颁奖典礼红毯环节曾表示,因为太紧张了,他想先喝一杯酒再上台。男神太真实了!

由王凯主演的《大江大河2》延续了第一部的好演技,将宋运辉这个角色诠释得入木三分。

尤其是面对国企改革中的种种制肘,他在专业和制度之间的周旋应对,把一个敢想敢干的知识分子演绎得十分真实,收获了超高口碑。

张嘉译在《装台》中饰演了一位普通的中年大叔刁顺子,他饱受生活的折磨,却依旧拥有着无比的热情,展现了小人物的坚韧与可爱。

他也出演了《山海情》,饰演黄轩的父亲,把老农民的憨厚与狡黠演绎得很真实,不愧是实力派演员。

再次恭喜于和伟获奖,剩下的几位演员虽然没拿奖,但是被提名本身就是一种认可,期待他们再接再厉,创造出更优质的作品。

1971年5月4日,于和伟出生在辽宁省抚顺市一个贫困的家庭,家里姐妹众多在他之上还有八个哥哥姐姐。

母亲也已经45岁高龄,家里要养9个孩子,父母本就不容易。不料,父亲却在1974年因病离世,家里更是雪上加霜。

母亲靠卖烤红薯支撑起家庭,每天从早忙到晚,照顾小弟的任务就落到了哥哥姐姐们身上

于和伟的父亲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去世,从此剩下孤儿寡母,母亲只能用瘦弱的肩膀扛起整个家。

为了养活九个孩子,他的母亲起早贪黑干起了双倍的工作,他的哥哥姐姐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帮家里干一些杂活。

由于母亲生于和伟时年纪过大奶水不够吃,所以小时候的于和伟非常瘦弱,看着这一情况,一家人都非常着急。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于和伟的大姐这时已经生下了长女,也有奶水。

这样一来刚好可以给于和伟吃,所以其长姐扮演着和母亲一样重要的角色。

随着于和伟长大,上了中学的他渐渐爱上了唱歌,并且学习成绩很不理想,所以中考时他落榜了。然而于和伟对这一结果并不甘心,只能再努力补习一年争取考个好高中。

当时家里拿不出5块钱的补课费,吴老师直接说:“这个学生我来带,五元钱学校从我工资里扣就行了。”

多年以后,于和伟说:“现在想想,确实我对他的感情和依赖,是有对父亲的感情在里面的。”

第二年于和伟中考的成绩依旧不理想。他茫然了,此刻他别无选择,唯一的长处就是唱歌,于是便去了正在招生的师范学校当音乐老师。

于和伟在音乐课上学习的歌曲很快就能记住曲调,回家也在哼唱。

于是他在老师的建议下进了抚顺幼儿师范学校,本想着毕业后进入小学做音乐老师。

于和伟从学校毕业后,选择在话剧社工作,热爱话剧和表演他还萌生了考演艺大学的梦想。

在抚顺话剧团时,于和伟在一个剧里演农村团支书,说话一嘴东北味。

副导演曾经把于和伟选到话剧团,听到东北普通话,感觉有点跌份,吃饭的时候就说:“你也算专业单位的,怎么普通话都说不好?”

于和伟也不敢看导演,闷着头吃饭,说:“我普通话能说好啊,有点紧张了……”

导演看到于和伟还狡辩就说:“你能说什么啊,给我说个‘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说……”

看着于和伟一直吃饭,导演说:“你说你普通话好,说给我听听!”

“我不说”,傲娇的于和伟留下一句话,走了。

至此,于和伟经常拿着一本《新华字典》,经常翻阅。每当他练习普通话的时候,朋友都说他,你这什么口音啊,南腔北调的……

3年中专毕业后,到底要不要去做老师,他又迷茫了,不想当老师怕误人子弟。

刚好抚顺话剧团到学校去招人,于和伟给考官唱了首歌,又模仿卖瓜子的盲人。

1991年,于和伟去抚顺歌舞团看汇报演出,18岁的舞蹈演员宋林静那优美的舞姿仿佛仙女下凡,让于和伟看呆了,发誓要把她追到手。

于和伟一看,心里说了一句“真漂亮”,于是下定决心要娶她为妻。

宋林静比于和伟小两岁,父母都是中学教师,只有她这么一个独生女儿。宋林静初中毕业考入了抚顺舞蹈学校,毕业后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进了抚顺歌舞团。

于和伟主动上前搭讪介绍自己,宋林静愣了一下,扭头就跑。

于和伟为了接近心中的女孩,每天下班后都提前在公交车站上,等她下班一起乘车。

最初宋林静并不理他,时间长了发现他并没有恶意,人也挺老实,就和他聊聊天。

宋林静的外甥女想报考少年宫,于和伟庆幸老天爷给了他一个表现的机会。

宋林静的外甥女在于和伟的悉心辅导下,顺利考上了少年宫。

在此过程中,宋林静逐渐对于和伟产生了好感。

于和伟坦诚地对宋林静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3岁丧父,母亲没有正式工作,家里有9个孩子,非常贫穷。

于和伟的话深深打动了宋林静,觉得他人品诚实可靠,和他在一起有安全感。

他们相爱了,那年冬天漫天飞雪,于和伟送宋林静到她父母家楼下,在雪地里忍不住拥吻。

没想到这一幕被宋父看到,经过一番审问,得知于和伟家庭条件这么差,宋家父母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担心女儿跟着他受苦。

他们劝女儿说:“你从小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没受过苦,你跟了他,以后能有好日子吗?”

然而,宋林静就认准了于和伟。

1992年,21岁的于和伟顺利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也成为班上年龄最大的学生。

为了让于和伟顺利的上学大学,于和伟母亲不怎么支持,大姐就把家里孩子的钢琴给卖了,资助他上大学。

那时候,上戏的学杂费加住宿费一年700多块。

于和伟去了上海上学以后,就留下宋林静一个人在抚顺,他走了,就把宋林静的心也带走了。

上海物价高,宋林静每月省吃俭用,把一部分工资寄给男友,自己只留30元零花钱,连一块钱的冰棍都舍不得买。

于和伟一走,宋林静就开始给他写信:“亲爱的,一切都好吧?要保重身体,常给我来信,想你。”

信寄出去以后,天天盼着回信的宋林静,等了一周也没等到,有同事给她开玩笑说:“于和伟到上海上了大学,周围肯定有许多漂亮的女孩,你们不在一起,他说不定会变心的。”

宋林静更加的不安,又给于和伟写了一封信:“于和伟同志,我知道你非常忙,如果不方便就不用回信了。”

称呼从“亲爱的”变成“于和伟同志”,说明了宋林静心里的不满。

原来,于和伟到学校报到后,马上就集体到外面军训了半个月,根本没收到老婆宋林静的信,也没顾上给她写信。

等他回到学校看到宋林静的两封信时,他立即给宋林静回信,向她解释,向她道歉。很快,宋林静的信来了,称呼又变成了“亲爱的”,于和伟悬着的心这才落下了。

经历了这次误会,他们更加感觉到了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爱对方更深了。

宋林静知道于和伟是个大孝子,于是,她每隔两个星期就要去看望他母亲一次,每次去都要给她买些好吃的。

有次放假回家时,于和伟母亲说:“林静这孩子真好,你一走就是4年,丢下她多苦啊。你问问学校有没有两年的大专,你干脆改成大专吧,这样你就能早点回来和她在一起了。”

于和伟把母亲的话告诉了宋林静,宋林静特别感动。她何尝不愿意天天和于和伟厮守在一起啊!

后来,上海戏剧学院开办了表演进修班。1994年,宋林静如愿考上了上戏的表演进修班。

学制两年,刚好两人能够一起毕业,就这样,两个有情人终于能够缠缠绵绵。

1996年两个人同时毕业,又一起去了南京话剧团,郎才女貌,是别人都羡慕的一对。

1998年,宋林静向于和伟求婚,而那时候的于和伟正是事业低谷期。

于和伟经常被安排跑龙套,在台上甩大旗,连台词也没有。宋林静却得到重用,每天有导不完的戏,工资也比于和伟多。 那些成绩不如于和伟的大学同学,个个片约不断,买车买房,让于和伟很不服气,情绪低落,宋林静劝他耐心等待时机。

一年过去了,于和伟的事业仍然没有起色,内心痛苦不堪。

宋林静安慰他:“你绝不能放弃,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爱你,就是因为你是个不愿意向命运低头的人。虽然你现在正处在低谷,但只要你自己努力,机会一定会来的。” 

宋林静主动向于和伟求婚。

于和伟说:“我这个落魄的样子,哪能配得上你?”  宋林静说:“我这辈子爱定了你,如果你抛弃我,我就上山当尼姑……”于和伟感动不已。

就这样,他们在前线话剧团宿舍里同居了。

此后3年,于和伟还是无戏可拍,在待业的痛苦煎熬中,产生了放弃当演员的想法。

宋林静一直开导他,让他看剧本背台词,分析表演的好坏之处,阅读文学、历史、哲学等方面的书籍,增强文化底蕴。

1999年11月,于和伟终于在电视剧里演上有几句台词的配角,总共拍了两天戏,片酬400元。

回到家里,于和伟把400元片酬交给宋林静,说:“我终于明白了,我能当上类似于群众演员的小配角,是很正常的,不存在什么不公平。”

宋林静笑了,第二天就拉着于和伟去领了结婚证,用400元片酬举办了简单的婚礼。

多年后于和伟谈起老婆都是嘴角带笑的。2003年宋林静怀孕了,为了专心养胎,妻子放弃了事业。

理所当然地,于和伟从此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为了给妻儿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他不得不在娱乐圈更加卖力的工作。

贫寒的家境和母亲的不理解让于和伟举步维艰,母亲认为话剧社工资稳定,还能贴补家用。

并且于和伟从小学习不好,即便考上了家里也承担不起学费,于是坚决反对于和伟的想法。

这时大姐站了出来,她非常赞成于和伟的梦想,并劝说其他兄弟姐妹一起出资帮助于和伟完成梦想。

于和伟内心倍受感动,为了不让家人失望,他努力学习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

长姐再一次帮助他,把家里的钢琴卖掉了,一年七百多的学费都是长姐一人在支出。

长姐的付出让于和伟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这是长姐的期望。于和伟一有空就钻研演技,学习知识,空余时间兼职拍戏赚钱来减轻母亲和姐姐的负担。

后来的情况好转起来,有戏可拍的他最高片酬一千多块钱一集,在那个年代一千多块钱是大数目,他凭借后期的努力和优异的成绩成了屈指可数的尖子生。

1996年毕业前,南京话剧团邀请于和伟毕业后到那里工作。然而,这份工作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反而片酬还有所降低。他的瓶颈期再一次到来,成年人的心理防线随着事业上的下坠而崩溃,于和伟又开始怀疑自己。

1996年,25岁的于和伟出演了上戏的毕业大戏《借我一个男高音》,看到台下的观众为他欢呼为他鼓掌,他觉得自己的坚持好像有了一些价值。

他的毕业论文的第一句话是:我上了贼船。

在毕业前,南京前线话剧团就直接点名要于和伟,他以为自己要大干一场,但接下来的生活更是生生给了他一棍子。话剧团的工作稳定,早上去团里报到、开会,一天三顿都在食堂里吃,伙食也比较好,也很少锻炼,于和伟吃到了170斤。毕业后两年,于和伟就是站在舞台最后面的旗手,只负责甩大旗。那个时候,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去珠江路买电影光盘。当于和伟看到他的同学都一部戏一部戏的接,出了名,买房买车;宋林静的机会却比他多,不仅参加话剧的排练,还开始担任导演助理,挣的也比他多。。他心里不服气,情绪也很低落,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几年。心态崩溃的于和伟痛苦之际,甚至打电话和姐姐说,自己想死。宋林静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不断地鼓励他说:“你绝不能放弃,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爱你,就是因为你是个不愿意向命运低头的人。虽然你现在正处于低谷,但只要你自己努力,机会一定会来的。”那段时间,宋林静是于和伟的精神支柱,是他强大的精神后盾。后来他说:“如果没有妻子的理解、安慰和帮助,他真不知该怎么办,也许早就改行了。”1999年,于和伟参演个人首部电视剧《曹操》,在里面饰演早期的荀彧,从而正式进入演艺圈。或许连他自己都想不到,此后的多年,他和《三国》里的人物竟然有了扯不断的缘分。2001年,30岁的于和伟又在《卧龙小诸葛》中出演了“鲁肃”的角色。

2003年,他拍摄电视剧《历史的天空》才彻彻底底出现在大众视线中,导演高希希推荐于和伟出演反一号“万古碑”。

可能当时导演也是看在编剧的面子上,因为高希希根本不了解于和伟。

一个月后,又出现了变故,本来当时他们想用的演员要价高,等看了剧本后,觉得价钱可以,就让他演了。

他们对于和伟说:“你要是感兴趣,里面还有一个人物叫李文彪,是个叛徒……”

而后于和伟将此事告诉蒋晓琴,她立刻打电话给导演:“我们三个编剧联合推荐,剧本人都看了一个月,怎么能说不用就不用?”

几个小时后,导演给于和伟打电话说:“于和伟,万古碑,你接着演吧……”

当时的于和伟演完戏就走,也不怎么和剧组的人说话,同组的李雪健、张丰毅等等大腕也不怎么说话。

当于和伟的母亲看着《历史的天空》中,于和伟被打了一巴掌时,心疼的说:“是活该,但是你不能那么打。”

他去拍戏前,宋林静有了身孕,妊娠反应很厉害,天天呕吐不止。

于和伟心疼妻子,想推掉《历史的天空》。宋林静表示反对,说这是不容错过的机会,还开玩笑说:“你的长相看起来有点坏,是天生演反派的料!”

到了剧组,于和伟每天都要给妻子打两个电话,询问情况。有一天没有他的戏,他立刻坐车赶回了家,到了家里已经是夜晚。

那天夜里,于和伟一夜没睡,给妻子洗脚、按摩,等妻子睡着后,又把家里的活儿干完了,第二天又赶回剧组。

于和伟经过几年的积淀和准备,把坏到骨子里的“万古碑”演绎得淋漓尽致,得到了导演高希希和主演李雪健、张丰毅的交口称赞。

拍完《历史的天空》后,于和伟火了,他与王丽坤合作了《青盲》、《零下三十度》、《爱的多米诺》、《连环套》等剧,传出了风言风语,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网上甚至有两人“秘密约会”的照片,于和伟百口莫辩。

有人告诉宋林静,说于和伟和某个女演员关系暧昧,还看到他们一起外出。

宋林静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等于和伟回家后,便质问他和那个女演员是怎么回事。

于和伟一头雾水:“除了在片场,我几乎没和她说过几句话。”

可是,宋林静却固执地认为于和伟是在骗自己。那天,她和于和伟大闹了一顿。

于是,于和伟坦诚地和宋林静谈了一次话,告诉她,自己决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自己将永远爱她。

于和伟的真诚消除了宋林静的担心和误会,尽管于和伟和王丽坤的绯闻炒了很多年,但宋林静不为流言蜚语所动,深信丈夫深爱着自己,绝不会做出格的事。

后来于和伟与王丽坤的绯闻被证实是虚假新闻,所谓两人秘密约会的照片,实际上是他们拍完电视剧《连环套》杀青后回京的照片,周围都是工作人员,别有用心的狗仔将照片进行剪裁,画面上只有他俩。

之后于和伟变得越来越忙,回家的机会一年三次,在家最多待三天就走了。

就在一切都有所好转时,上天再一次捉弄了他,他的大姐被查出了肺癌,而他再一次回到家时收到的便是大姐去世的消息。

大姐离世前,于和伟忙于考试,为了不让他分心,大姐没有让家人告诉这个自己非常疼爱的弟弟。等到于和伟考完试后,家里人才告诉他这个不幸的消息,每每提及此事,于和伟都忍不住掉眼泪。

大姐一生为他着想,疼爱有加,但他竟没能见到大姐最后一面,这件事也成了他一生的遗憾。

多年后,在参加《大牌生日会》,于和伟提到自己的大姐时。还是忍不住流下泪来,说自己愧对姐姐。

大学期间,于和伟为了挣钱,拍过50元一次的挂历模特。再后来,去拍戏,能拿1500块一集,相当不错了。

母亲和长姐的去世让于和伟沉淀了一段时间,他在思考演戏究竟值得吗?

但他不能后悔,毕竟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也是姐姐一步一步铺垫的,他要带着姐姐的期望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于和伟又出演了高希希的《搭错车》,这部戏拍完后,他和宋林静的女儿荞麦出生了,两口子喜极而泣。 

2009年的时候,38岁的于和伟在古装剧《三国》中饰演刘备,灰灰看了很多遍,他演的确实好,该哭的时候哭,该霸气的时候霸气,一举一动尽显演技。

他事先做足了两个月的功课,仔细研究与三国有关的历史,得出了刘备不是“哭帝”的结论:“他如果一直哭,谁跟着他啊,他应该是有种人格魅力,一定要像大哥,一定要稳得住。”

他凭借《三国演义》一剧火爆大江南北,他把刘备演得深入人心,从此演艺圈少不了他的名字。

随后他也开始演各种突破类型的角色,挑战自己,并有了“一人千面”的称号,这是对一个演员很高的评价。

2014年,于和伟主演了《下一站,别离》饰演剧中的好男人秋阳,以为此剧他获得最佳男演员奖。

2015年,于和伟击败黄磊吴秀波,斩获华鼎奖最佳男演员奖。

直到2018年,于和伟在《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获得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