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史晓军 德云社刘春山再发微博 高峰没转发 他俩出现分歧了?

2021-06-11 08:56 德云社 文章 冯巩
分享

范振钰的几个徒弟在网上大打口水战,萧陶原本不打算再写文章说这事,看到刘春山6月7日所发的微博,觉得有话要说。在说之前,萧陶先说一说下面这张照片。

这张范振钰徒弟的大合影拍摄于范振钰追悼会的当天。这里面只有十三位师兄弟,偏偏没有灵前拜师的那三位。发此照的人便在图片上添加了这么几个字:“越来越有意思了”。不过,这是一张做过手脚的照片。准确地说,它被人裁切过。高峰和马腾翔分别站在后排的左右两侧,但他俩外侧还有其他人,被裁切掉的肯定也是师兄弟。他们是谁,自然不用萧陶多言。萧陶不禁要问,发这张照片的人究竟想要达到怎样的目的?

说完这事,萧陶再说刘春山6月7日的微博。刘春山是天津人,2005年开始在相声园子说相声。加入哈哈笑后,他跟许健搭档。许健就是不久前在央视《金牌喜剧班》上力捧相声新人李圆圆的那位。前两年,刘春山跟许健裂穴,独自一人加盟德云社,现为德云社的演员。德云社“总教习”高峰是刘春山的亲师弟。他俩一起拜范振钰为师,但刘春山年长,高峰为弟,刘春山为兄。

刘春山和高峰都不承认史晓军是自己的同门亲师弟。史晓军与毕泓强、刘学成一起在范振钰的灵前拜师,由大师兄赵津生代拉入门。这里萧陶多说一句。拜师时,刘学成在央视工作,参与拍摄过专题电视片《走遍中国》。他算相声票友,但史晓军和毕泓强不是票友。

归纳起来,在6月7日的微博里刘春山主要说了以下这四点:

第一,当天拜师的徒弟没资格在海底上签字;

第二,从北京来做见证的前辈压根就不在现场;

第三,参加了一个收徒仪式,以为拜师和收徒前后脚进行;

第四,去年的纪念专场,建议同时补办拜师仪式。

刘春山的说法看似有道理,其实则不然。

第一,史晓军所展示的海底是他拜师的海底,上面虽然有一起拜师的毕泓强和刘学成的签名,但没有史晓军自己的签名,不存在自己给自己做见证的问题。

第二,刘春山没说哪位北京的前辈没在现场。既然不敢指名道姓,就没有讨论的必要。如果刘春山指的那位前辈是引师的话,那恰好证明人家没有弄虚作假,因为海底上没有引师的签名。据说引师是苏文茂的大徒弟赵伟洲。

第三,刘春山所指的收徒仪式应该是史晓军的收徒仪式。既然参加了史晓军的收徒仪式,就意味着认可了史晓军的师承,否则刘春山完全可以不参加,或者一见到台上有师父的照片就马上退席抗议。对于史晓军来说,既然已在灵前拜师,他当然没必要再办拜师仪式。

第四,刘春山没有参加去年底在武清举办的范振钰诞辰93周年相声艺术交流研讨会及纪念演出。从网上有人晒出来的聊天记录看,刘春山出过不少主意,史晓军言听计从,一一照办。如果不承认史晓军的师承,那刘春山就该旗帜鲜明地反对由史晓军操办这样的纪念活动,而不是出谋划策。至于刘春山提出补办拜师仪式的建议为何没被采纳,原因不说自明。再说,刘春山当时提没提过这个建议,还真得打个问号。

客观地说,刘春山过去应该是承认史晓军的师承的,否则就无法自圆其说,但现在反悔了。之所以反悔,或许对史晓军不满,或许有别的原因。刘春山当然可以反悔,但无权把史晓军踢出师门。萧陶注意到师胜杰的徒弟刘伟在这件事发生后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如果要开除师门,应该先把大师哥给开了。”这个刘伟不是冯巩的老搭档、广播说唱团的刘伟,那个刘伟是马季的徒弟。

作为大师哥,赵津生至今没有站出来说过一句话。这或许就是刘伟调侃赵津生的原因。德云社的杨进明倒是答应当和事佬,但只是说说而已,好像并没付诸行动。其实,杨进明并非范家门里的人,真没义务去做这件事。

马腾翔是范家门的。虽然做过不少不靠谱的事,但他对高峰和刘春山说过的一句话倒挺靠谱。他说:“二位师哥,我建议我们自家的事自家解决。”当然,靠谱的话出自于不靠谱的人之口,别人也会认为不靠谱。如今,范振钰的徒弟关起门来自己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既然如此,那就交由时间来解决。

最后,萧陶要说的是,此文对事不对人。无论高峰还是刘春山,他们都是萧陶比较喜欢的相声演员。希望刘春山不要再占用公共资源来讨伐史晓军,史晓军也没必要非要证明什么。萧陶注意到高峰没再转发刘春山的微博。如果高峰不再掺和了,那是明智之举。不过,刘春山在微博里代高峰表态说:“代表我师弟高峰声明,如果有机会办这个拜师仪式的话,我们会克服困难积极参加。”高峰是不是这个态度,外人不得而知,但如果他俩继续不依不饶,那他们的动机真就值得怀疑了。

(萧陶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照片由知情人提供。严禁转载,盗用者必受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