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 我是个不给自己设限的人

2022-05-05 02:07 秦昊 亲爱的小孩 隐秘的角落
分享

电视剧《无证之罪》

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电视剧《隐秘的角落

电视剧《猎狼者》


这几年,秦昊一直在尝试各种不同类型的作品和角色,“我是个不会给自己设限的人”,他说,只要角色好,会全力以赴演好。

在王小帅执导的电影《青红》中,秦昊饰演李军一角。

近些年,在秦昊饰演的角色里,有一些并非完全正面。新剧《亲爱的小孩》中,他出演的肖路,就不是个“伟光正”式的男主角,并引起了观众热议。


秦昊以前主演的文艺片较多,自从他出演了《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亲爱的小孩》等电视剧后,影视形象也越来越生活化了。在他看来,如果有好的剧本和角色,愿意去尝试更多不同类型的作品,“我觉得我是一个不会给自己设限的人。”

“小孩”

它的真实,是可以打动观众的


在电视剧《亲爱的小孩》开机前,导演胡坤曾找过秦昊聊剧本。剧中肖路在妻子怀孕、生产期间一系列“不靠谱”的行为,很多都来自胡坤的真实生活。他把自己做父亲之前以及最初面对女儿的手忙脚乱讲给秦昊听。秦昊说,这个剧本的故事让他看到了贴近现实的生活,这种真实打动了他,他也相信真实的内容可以打动观众。“我觉得这部剧探究了一些关于两性关系、婚姻关系很深刻的内容。而且它讲述的是每个人的成长,通过一个小孩子的诞生引出一系列故事。”


剧中,肖路前期的一些言行让很多观众觉得他有点儿“不靠谱”。在秦昊看来,这些行为反映了一些现实。“伴随孩子的降生,他们有了来自家庭的压力,也有了自己本身的问题,比如缺乏足够的沟通。肖路和方一诺(任素汐饰)其实都想让生活变得更好,但他们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思考问题,忽略了对方的感受和需要。肖路觉得只要努力工作,给予家人物质享受,就能过上好的生活,他不懂方一诺在那个阶段最需要的是陪伴,是育儿的分担。方一诺也不理解肖路为了工作拼死拼活的状态,觉得被忽视。”秦昊说,这是很多当代人之间会有的误会,他也希望大家看完这部作品后能去思考,多去理解和体谅,更好地解决问题。

剧情后面交代了肖路的前史,秦昊说,大家把整部剧看完,回过头来更能了解人物的动机。比如他的原生家庭问题,父亲早逝,他不懂怎样做一个好父亲,也在摸索成长。尽管这种行为无法被大家认同,但其中也有一些人性的真实反映。“我说这些,也是想说角色的行为和他的性格,包括家庭有关联。”

接戏

演员和角色,更多是双向选择


2008年上映的电影《左右》中,秦昊曾客串过一个小角色,饰演电影版肖路(张嘉益饰)的下属。《左右》是秦昊和王小帅导演合作的第二部戏,两人首度合作的电影是《青红》,秦昊还曾凭借后者入围戛纳电影节。如今回忆起《左右》,秦昊坦言,只是客串了几场戏。“当年这个剧本拿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虽然是客串,但出演小帅导演的作品有很多收获。”

秦昊接戏是出了名的谨慎。2004年,已大学毕业四年的他遇见了王小帅。彼时,王小帅正在筹拍影片《青红》,觉得痞帅的秦昊特别适合片中的李军一角,但秦昊说要先看剧本,看角色能不能打动他。


他似乎偏爱那些带着点儿“邪气”的角色,电影《浮城谜事》中的“浪子”乔永照、电视剧《无证之罪》中雅痞的刑警严良、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极致狠的姜紫成、电视剧《猎狼者》中的邋遢硬汉魏疆……都不是传统意义上“伟光正”的男主角,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他主演的网剧《隐秘的角落》中,其饰演的张东升更成为很多人的“噩梦”;《亲爱的小孩》中,他又演绎了一个更加生活化的、有争议的丈夫形象。在秦昊看来,有时不是自己来选择角色,而是这些角色选择了自己,“我其实不会说一定要演哪一类角色。对演员来说,出演一个作品是双向选择,找到我的剧本只要能从内容上打动我,我就可以接受。而且我觉得成年人的世界往往是比较复杂的,不能单纯以好坏这样的字眼来定义。”

比如肖路,秦昊不认为他是个用“坏”可以定义的角色,他就是一个从生活里走出来的人,不是一个虚浮的角色,他的情感和行为有生活为底。真实感是吸引秦昊的一大原因。“肖路绝对不是什么完美的人,他身上有一些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让人动容的点,比如后面对女儿的爱,这也是人性的复杂之处。”

表演

从生活中获得灵感,不同质化难


在秦昊看来,作为演员,就是要去挖掘角色深处多层次的内容,尽可能地把更完整的东西展现给大家。


拍《隐秘的角落》时,秦昊会为张东升加入一些小细节,比如有场戏,是朱朝阳和普普来到张东升家,他拿着刀子漫不经心地给他们削苹果。这场戏剧本里并没有写,而是秦昊在候场时看到桌子上的苹果后很自然地拿起来削,突然意识到了那种诡异的感觉,就在正式开拍时把刀当成了主要道具。《亲爱的小孩》中,秦昊也有这种临场发挥的细节,比如肖路离婚后在民政局门口的那场戏,扇耳光的部分就是秦昊即兴加进去的。因为当时他刷到一条短视频,博主拍到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男人悲伤捶头的画面,秦昊很受触动。“看到这场戏的剧本时,和这个画面就有了重合,后来经过几次效果尝试,把捶头改成了打耳光。”

对秦昊而言,诠释肖路的困难,不在于演绎本身,而在于跟自己做对比。在出演这部作品前,他刚好演完另一部生活剧,虽然角色和故事不同,但很多生活场景是类似的,他不想在短时间内重复相同的类型。“作为演员一定要用不同的诠释方式,在表演上有变化和区分,但你也要掌握尺度。这对我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生活

女儿温暖我让我变柔软


秦昊刚做爸爸那会儿,也经历过手忙脚乱的阶段。女儿小米粒降生后,他跟肖路一样,因为是第一次当爸爸,难免有需要学习的地方,“每个人都是在学习中成长为一个好父亲的。身边很多人知道我因为刚做爸爸而有些忙乱,都会开导我,父母也会用过来人的经验帮我排解(焦虑)。”对秦昊而言,最好的缓解方式,就是看着小米粒慢慢长大,健康、快乐,露出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