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诞生:高澄死后,高洋迅速登基,东魏正式灭亡

2022-06-15 17:10 高洋 杨子 易稽览图
分享

高澄死后,鲜卑勋贵称,重兵都在并州,建议高洋前去晋阳。高洋犹豫不决,深夜召集杨惰、杜弼、崔季舒及高德政等人商量,这才决定了下来,由杨情留守邺城,高洋西去晋阳。

当天晚上,高洋召见大将军都护唐邕,命其整顿将士,加强京师周边地区的防卫,唐邕很快就安排完毕,高洋从此对他很是看重。


八月十日,高洋暗示孝静帝册立太子,大赦天下,内外百官全部晋升两级。此时,孝静帝也风闻高澄已死的消息,他私下对身边的近臣们说:"如今大将军已死,这似乎是天意,权力将重回帝室了!"高洋留下太尉高岳、太保高隆之、开府仪同三司司马子如、侍中杨惰镇守邺城,其余朝中权贵全部带在自己身边。


八月十一日,高洋率领八千名甲士入宫,在昭阳殿与孝静帝道别,为了展示武力,与高洋一起登上大殿的还有二百名全副武装的猛士,个个卷起衣袖,手握刀柄,如临大敌。上殿后,高洋让传令官给孝静帝传话说:"臣家里有事,需要回到晋阳。"拜了两拜,就径自出宫而去。孝静帝面如土色,一直目送着高洋出宫,喃喃说道∶"此人的表现好像不见得会包容我,我不知将死于什么时候了!"晋阳的旧臣素来轻视高洋,等到高洋来到晋阳以后,召集全体官员谈话,在会上,他神采飞扬,言辞干脆,思路敏捷,令大家大吃一惊。高澄过去颁布的一些不适当的政策,高洋全部予以废止。


崔季舒与崔暹叔侄二人替高澄整顿吏治,得罪了不少鲜卑勋贵,高洋前往晋阳时,黄门郎阳休之曾劝崔季舒一起去,并说∶ "一天不在主上的身边,其间的空隙足以放一把刀。"崔季舒却纵情声色,不愿远行,遂没有请求随行。果然,司马子如、尚食典御陈山提等人就说崔暹、崔季舒罪过深重,应予处罚;高隆之则以高洋刚刚接管政权,建议应当放逐严厉的法官,实行宽和的政策,这样才能争取到人心,高洋同意了,遂下令将崔季舒、崔暹各打二百鞭子,流放到边地。


十月一日,东魏朝廷任命咸阳王元坦为太傅,潘乐为司空。十一月,南梁齐州刺史茅灵斌、德州刺史刘领队、南豫州刺史皇甫慎等人投降东魏。十二月,又任命并州刺史彭乐为司徒,太保贺拔仁为并州刺史。到第二年(东魏武定八年,南梁简文帝大宝元年,公元550年)一月十一日,东魏朝廷公布了高澄的死讯,同日,南梁定州刺史田聪能、洪州刺史张显等人投降东魏。十八日,东魏晋封高洋为使持节、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大行台、齐郡王,食邑一万户。三月十一日,又晋封其为齐王,食邑为冀州的潮渤海(河北省东光县东)、长乐(河北省冀州市)、安德(在山东省乐陵县、临邑县一带)、武邑(河北省武强县)、瀛州的河间(河北省河间市)五郡,十万户。


高德政也是渤海人,从高洋开府时就是他的幕僚,深得高洋的信任,二人是无话不谈。金紫光禄大夫徐之才与北魏末年的名医徐赛均是丹阳徐家,徐之才也是一位名医,曾任南梁豫章王萧综的主簿、后随萧综一起入魏,因医术高超而受到北魏贵族和高欢的礼遇。武定四年,被任命为秘书监,高洋担任尚书令后,杨憧认为徐之才是南方人,不宜掌握军国机密,遂以魏收取代了他,徐之才一直快怏不乐。徐之才与北平太守宋景业都擅长图谶之术,二人认为,本年是庚午年,太岁在午,政治上应当出现革命,另外,陈山提的门客杨子术也是这样认为的。三人遂通过高德政劝说高洋篡夺东魏帝位。


宋景业说∶"《易稽览图》上说∶'鼎,五月,圣人君,天与延年齿,东北水中,庶人王,高得之。'东北水是指渤海,高得之,明确说明是高氏得天下。"高洋将此事禀报自己的母亲娄昭君。娄昭君素来看不起自己的这个儿子,她说:"你的父亲如同一条神龙,你的哥哥就像是一头猛虎,他们尚且不敢妄自尊大,夺取帝位,终生甘做臣子。你又是什么样的人,还想行舜帝和大禹所做的禅代之事?"


见母亲反对,高洋无奈,又去问徐之才。徐之才说∶"正是因为不如父亲兄长,所以才要早早登基呢。"高洋铸铜像进行占卜,结果铜像铸成了,于是,他开始征询重臣们的意见,首先他让开府仪同三司段韶询问肆州刺史斛律金的意见。斛律金亲自拜见高洋,坚决反对,并称宋景业误导大王,应该斩杀以谢天下。高洋回答:"宋景业可以成为帝王的老师,岂能杀掉?"高洋又与诸位大臣在娄昭君的面前讨论,娄昭君说:"我这个孩子懦弱、直爽,不会自己产生这种想法,高德政总是惹祸,是他教的。"鲜卑贵族们也大多反对禅代。


晋阳的群臣都不同意,高洋亲自给在邺城的杨情写信,说众人都劝说自己登基。高德政担心杨惰犹豫不决,遂谎称要去邺城办事,请求回邺城一趟,见到杨喑后,在他的反复说服下,杨惰也表示同意。高德政还未从邺城回来,高洋已经带着众人离开了晋阳,回邺城了。


途中,行至平都城(山西省和顺县),高洋再次召集从外地而来的勋贵武将们商议,大家听了都大惊失色,虽然不敢再提出反对意见,但都默不作声。长史杜弼暗中对高洋说;"关西是我国的劲敌,如果现在接受了魏帝的禅让,恐怕西魏会以此为口实,挟天子发兵东伐,大王将如何应对?"高洋进入内室,把杜弼和徐之才二人召入,徐之才说∶"如今,宇文泰与大王争夺天下,他的目的也想自己称帝,这就好比是在集市上追逐兔子,一个人抓住后,众人也就不想了。如今如果先接受了魏帝的禅让,关西自然也就放弃这个念头了。即使他们不同意,也只当是逼我们称帝,必须见机行事,绝不能落在后面去学别人。"杜弼无言以对。

此时,高洋已经给邺城的其他重臣太尉高岳、尚书令高隆之、领军娄睿、侍中张亮、黄门赵彦深等人也都写了信,大家异口同声都表示反对,司马子如亲自来到辽阳(山西省左权县)面见高洋,坚决反对。高岳等人飞马来到高阳驿,高洋见重臣们都反对,派人制止高岳等人,说∶"知道诸位大人的心思了,不必再来了。"只让杨督来见,其余等人只好返回邺城。此事给高洋的打击太大了,不仅母亲不看好自己,几乎所有的权贵也都如此,搞